粵浙兩省破解轉型升級陣痛期的做法及啟示

發表時間: 2020-03-18  09:50   瀏覽量: 
    今年以來,受外部環境變化和內部結構性矛盾交織疊加影響,我省經濟運行壓力持續加大,1-10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僅增長0.2%,呈現低位徘徊、承壓前行的態勢。總體上看,當前我省正處于新舊動能轉換的“空籠期”,這種陣痛躲不開、繞不過,是必須面對和承受的過程。反觀廣東、浙江等先行省份,他們在推動經濟轉型升級中,也都經歷了增長速度下滑、動能接續不暢的問題。近期,我們對粵、浙兩省轉型升級陣痛的主要表現和應對措施進行了梳理,力求得到有益于我們下一步工作的啟示。
      一、兩省轉型升級陣痛期的主要表現
   (一)持續周期長。從兩省情況看,加快“騰籠換鳥、鳳凰涅槃”,從“下水”到“上岸”,大致需要5年時間。廣東2008年啟動實施產業轉移和勞動力轉移“雙轉移”戰略,推動珠三角勞動密集型產業向東西兩翼、粵北山區轉移,推動東西兩翼、粵北山區勞動力向當地二、三產業轉移,其中較高素質勞動力向珠三角地區轉移,力求解決區域發展差異巨大、產業急需轉型升級的問題。從2011年至2014年3季度,廣東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連續45個月落后于全國平均水平。浙江2003年推進實施“八八戰略”,2012年進一步加大“騰籠換鳥”力度,采取“優農業、強工業、興三產”三大方略,推進發展方式轉變。從2011年至2016年,浙江規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均落后于全國平均水平,長達60個月。

    (二)下行壓力大。廣東實施“騰籠換鳥”前的2007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居全國各省(區、市)第20位,啟動“雙轉移”戰略的2008年,下降到了第22位,2009年進一步降至第25位,2010年略有回升后,2011-2013年,分別居第27位、28位、26位。浙江自2011年開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居各省(區、市)下游,2011年和2012年均居第29位,2013-2016年,分別居第27位、24位、25位、22位,2017年,上升為第9位。
 
三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在全國31省市排序
年份 廣東 浙江 山東  
2007年 20位 22位 15位  
2008年 22位 24位 19位  
2009年 25位 29位 11位  
2010年 19位 23位 27位  
2011年 27位 29位 23位  
2012年 28位 29位 24位  
2013年 26位 27位 20位  
2014年 22位 24位 15位  
2015年 18位 25位 17位  
2016年 19位 22位 18位  
2017年 16位 9位 20位  
2018年 17位 13位 19位  
 
 
    (三)疊加矛盾多。兩省在轉型升級過程中,遇到兩難、三難、多難等矛盾問題,既有外部環境問題,也有內部阻力問題,更有能源消耗、環境排放指標、土地、資金等要素約束問題,且矛盾問題之間相互疊加。比如,廣東2008年實施“騰籠換鳥”,當年即遭遇全球金融危機沖擊,“企業倒閉潮”和“民工返鄉潮”同時出現。政策推行初期,遭到企業與當地政府的反彈,原因在于產業轉出地“沒動力”。一方面,在找到新的增長點前,舊有產業仍是當地經濟發展的主力;另一方面,省里對產業轉出的利益分享,一直未作出明確安排。截至2010年底,包括意向在內,34個產業轉移園區已引入2423個項目,其中一半以上來自珠三角的企業,累計投資額也達到了5447億元。但只有1196個項目已經建成,不到引入項目的一半。
    二、兩省突破轉型升級陣痛期的做法
面對陣痛期,兩省在轉型升級過程中,始終保持戰略定力,不因一時一地得失而亂了陣腳,立足于產業發展的實際現狀,著眼于產業發展的總體態勢,堅定不移推進產業轉型升級。主要做法是:
    (一)始終保持戰略定力。面對陣痛期的各種困難和問題,兩省始終堅持轉型升級方向不動搖,持之以恒地推動產業提質增效、脫胎換骨。比如廣東,在實施“雙轉移”戰略當年就遇到了金融危機,但廣東堅持勇敢面對市場周期性波動帶來的痛苦,應對金融危機投入的每一分錢,都堅持立足科學發展,堅決不走傳統發展老路。從2009年到2018年,廣東在這10年間GDP增速的起伏曲線,生動地描繪出這場“騰籠換鳥”的轉型之戰是一場比耐心、比定力的“長期戰爭”。10年間,近7萬家弱小企業被淘汰出局,其中大部分都是在轉型初期淘汰掉的。
浙江在推動“騰籠換鳥”過程中,也遇到過部分干部群眾不理解的問題,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習近平敏銳地察覺到了這種情緒,并在不同場合提出,浙江要堅決貫徹中央政策,“騰籠換鳥”促發展。騰籠換鳥,不只是換“鳥”,更要做大“籠子”,讓更多的大“鳥”有枝可依。浙江以畝產效益綜合評價為抓手,大力開展落后產能淘汰、低小散行業整治、低效用地“二次開發”、“僵尸企業”處置、污染物減排等工作,加快推進工業從粗放低效向集約高效、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2013年啟動“畝產效益”評價改革試點,2016年,浙江省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畝均稅收19.1萬元/畝,同比增長15.7%;實現畝均增加值101.6萬元/畝,同比增長8.2%;全員勞動生產率20.9萬元/人,同比增長8.9%;單位能耗增加值1.4萬元/噸標煤,同比增長5.5%;R&D經費支出與主營業務收入之比達到1.43%,同比增長5.9%;利潤總額4323億元,全年增長16.1%;工業新產品產值23861億元,增長11.6%,新產品產值率為34.3%,比上年提高2.3個百分點,對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增長的貢獻率為90.2%。全年分類處置僵尸企業555家,淘汰改造2000家企業落后產能,整治3萬家臟亂差小作坊,盤活存量土地資源10.9萬畝。
    (二)始終保持清晰思路。在轉型升級的總體思路方面,廣東、浙江都有著清晰的發展思路。廣東實施“騰籠換鳥”并不是簡單的產業轉移,在部分落后產業轉移的同時,廣東做了整個珠三角的產業規劃。實際上“老鳥”是走是留,也完全是由市場規律所決定,在珠三角土地、人力資源等各種成本持續攀升的時候,企業要么考慮遷到內地,要么考慮就地轉型升級。傳統產業中,可能有三分之一被淘汰,有三分之一轉移,有三分之一留在珠三角。省內產業轉移有兩重含義,一是珠三角內“騰籠換鳥”,二是促進粵東西北地區的發展。
    浙江自“騰籠換鳥”提出以來,始終保持著清晰的思路,將“騰籠換鳥”作為一種指導發展的理論和方法論,結合不同階段發展實際,推出一系列舉措,2003年提出實施“八八戰略”,十二五期間打出“三改一拆”“五水共治”“四換三名”和浙商回歸等組合拳,核心仍是調整產業結構。2017年提出堅決打破拖累轉型升級的“壇壇罐罐”。2018年出臺實施《關于深化“畝均論英雄”改革的指導意見》,加快推動“畝產論英雄”改革進入全面深化階段。2019年開展大灣區、大花園、大通道、大都市區“四大”建設年活動。
    (三)始終堅持做大做強制造業。轉型,是不是重點發展服務業、還要不要在制造業上投入?對此,浙江明確,不僅不能弱化制造業,反而要把優勢做足,制造業必須瞄準“高端”,老產業要有“新絕活”,必須是“中國制造的世界一流”。浙江強調,近幾年新興產業升溫,投資項目紛至沓來,越是這樣,越要冷靜,避免一哄而起。新興產業也有低端環節,要堅持高起點。
    (四)始終堅持改造升級傳統產業。關于傳統產業和新興產業的關系,廣東、浙江兩省認為,在傳統產業體系內,除了有低水平生產技術外,也有先進生產技術、高附加值環節。在智能制造的加持下,傳統制造業同樣春意盎然。只有落后的產品,沒有落后的產業。近年來,廣東、浙江始終不斷加大對傳統產業技術改造的力度。據了解,廣東每年籌措資金30億元左右用于支持技術改造,其中省級財政獎補資金在8億元以上。我省省級財政落實2018年綜合獎補資金僅2.7億元。浙江每年落實3000畝土地指標,用于獎勵工業投資和技術改造工作做得好的地區;積極培育智能化改造工程服務公司,僅省級就認定了110多家,分行業為企業改造升級提供技術服務;實施萬企智能化改造診斷計劃,以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幫助企業實施智能化改造。浙江樂清電氣產業一度呈現“低散亂”的發展格局,經過“騰籠換鳥”,“騰籠換鳥”的持續推進令低壓電器產業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正泰、德力西等躋身中國企業500強,如今一個現代化的產業集群在樂清崛起。
    (五)始終堅持創新驅動發展。自2008年起,廣東省區域創新能力連續6年排名位居全國第二位,在5個一類指標中,創新環境、創新績效指標穩居全國第一,企業創新能力名列第二。廣東已率先基本進入創新型地區行列。有效發明專利量是衡量一個地區科技創新能力和水平最直觀、最重要的指標。廣東省有效發明專利擁有量實現歷史性突破,截至2019年9月底,廣東有效發明專利量達28.71萬件,連續9年居全國第一;累計PCT國際專利申請量為17.03萬件,連續17年居全國第一;廣東商標有效注冊量達428.04萬件,連續第24年居全國第一。
    浙江突破條塊限制、推動數據共享,把稅收、增加值、能耗、企業用電量等指標、互聯網公開數據等都納入考量,倒逼企業“瘦身強體”。“優等生”不光用電、用水、用氣、排污價格享優惠,土地、財政獎補、金融等方面也受優待,2018年全省畝均效益較好的A、B檔企業光是用電成本就省下24.4億元。“落后生”則面臨調控、整治,按不同“病因”分類幫扶。2018年全省7428家畝均稅收不到1萬元的低效企業,有的改造提升后“摘帽”,有的依法關停,盤活土地8萬多畝。
    (六)始終堅持營造產業發展良好生態。充滿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離不開大量機制靈活的小企業。在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方面,廣東、浙江兩省既大力引進“壓艙石”“獨角獸”“頭部企業”,也注重培育“小清新”和成長性企業,不斷為產業發展注入“源頭活水”,形成“小苗小樹”鋪天蓋地、“參天大樹”頂天立地的良好生態。“企業對市場最敏感,政府不要干預企業做決定,政府要在企業和市場做不了的地方發揮作用。”
    三、兩省轉型升級成效和啟示
    廣東“騰籠換鳥”,換來了一批“好鳥”“壯鳥”:中國南車集團、北車集團基地的進駐填補了廣東省軌道交通設備的空白,兩大千萬噸級石油煉化項目分別布局粵東粵西,三大汽車生產項目布局華南最大汽車制造基地,兩大8.5代液晶面板項目一舉走到產業鏈的前端……5年來,因“騰籠”而被淘汰出局的弱小企業近7萬家,所涉及投資額僅600億元,而同期重大項目開工總量和規模創歷史最高紀錄。通過“騰籠換鳥”,廣東的產業格局明顯改變:以“珠江水”、“廣東糧”、“嶺南衣”為代表的廣東產業形態正在蛻變:“廣東造”汽車、飛機、船舶、軌道機車、核電設備、風電裝備陸續亮相,初步形成裝備制造“海陸空”全面發展的新格局;以乙烯、煉油為骨干的沿海石化產業帶基本形成;汽車產業實現跨越式發展,轎車年產量居全國第二位……“廣東制造”脫胎換骨,站上了新的更高平臺。
浙江“騰籠換鳥”,同樣取得了明顯的成效。2017年,浙江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為8.3%,高于全國1.7個百分點,高于我省1.4個百分點,居各省(區、市)第9位。2018年,浙江省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為7.3%,高于全國1.1個百分點,高于我省2.1個百分點,居各省(區、市)第13位。從2013年到2018年,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畝均稅收由12.6萬元增至28萬元,畝均增加值由85.8萬元增至104.7萬元,畝均稅收效益增長30倍。目前以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為特征的“三新”經濟對浙江GDP增長的貢獻率接近四成。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省從2017年7月開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由7.5%大幅下滑,至今年12月份,增速調整已有30個月,正是爬坡過坎、滾石上山的關鍵時候、最難時期。通過梳理研究廣東、浙江兩省份轉型升級“陣痛期”的表現及做法,我們應該頂住壓力,堅定信心,強化自我革命意識,保持戰略定力,以壯士斷腕的氣概,以浴火重生的決心,圍繞打造制造業強省這一核心任務,堅定不移壓減低端低質低效產能,堅定不移推動產業結構調整和優化升級,堅定不移運用新一代科技成果賦能產業,不斷提升產業發展質量和效益,推動我省早日走出轉型升級“陣痛期”。



作者:王茂慶,省工信廳研究室主任    
     彭敬江,省工信廳研究室           
      夏軻,省工信院工業產業一室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彩票店转让